新闻动态时刻了解最新行业资讯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韦博英语多店停业陷入危机 学员退费未果

2019-10-14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澳门太阳城韦博英语多店停业,陷入危机。10月1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杭州、厦门的韦博英语部分门店进行实地调查。然而,两地门店给记者呈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杭州,下午1点左右,记者在韦博英语国大GDA中心内只看到两名员工,学习中心的教室内空无一人。而在厦门,记者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厦门韦博英语并未出现停业、停课的情况。

韦博英语厦门中心市场总监李杰向记者表示: 这种负面消息对我们来讲肯定是有影响的,毕竟我们是共用一个品牌。 多店停业

据《钱江晚报》报道,有韦博英语的学员反映,韦博在杭州的多个中心停课,韦博英语在萧山的门店在今年7、8月就已经关门停业了,且相关负责人失联。

韦博英语官网显示,杭州市一共有3家韦博英语的学习中心,分别为杭州市萧山区旺角城中心、杭州国大GDA中心、杭州城西中心。

10月1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地处杭州市区的国大GDA中心,国大GDA中心位于国大城市广场6楼。下午1点左右,记者在韦博英语国大GDA中心内只看到两名员工,学习中心的教室内空无一人。该中心的员工告诉记者,现在外教课已经不上了,中教课还可以继续上。当记者问及萧山旺角城中心的学员,是否可以到该中心上课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仍然可以。

对于员工的薪酬情况,该员工表示,上个月公司只发放了一半的薪水,这个月还没到薪水发放的日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据该中心另外一名员工透露,他们也看到媒体关于韦博英语多地停业、停课的报道, 心里肯定慌啊 ,对于薪酬未足额发放的问题,员工已经开始走仲裁的流程。当记者问及国大GDA中心员工的薪水是由单个中心门店的财务单独核算还是统一由总公司发放时,该员工表示,工资待遇是总部统一发放的。

10月10日傍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韦博天猫旗舰店产品已经全线下架,也没有客服人员在线,记者查阅发现,在天猫上开设韦博旗舰店的经营主体为上海徐汇区韦博进修学校,其出具的工商资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办学内容显示为中等及中等以下非学历业余教育,该证书将于2020年9月13日到期。

而在10月7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此前联系过韦博旗舰店的客服,针对北京门店被传停业一事,客服当时回应称,根据公司的发展规划,北京以后做线上课程。

学员心慌

在韦博英语国大GDA中心门口,记者遇到了多名该中心的学员在申请退费, 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

学员王薇向记者出具的一份在2018年10月22日与韦博英语签订的《学生注册登记表》显示,她花费4.39万元购买了韦博英语2年期的课程,课程还可以免费延期1年,也就是说,4.39万元的课程在3年时间内都可以进行学习。

但是不到1年时间,王薇的课程只上了6%的进度,就传来韦博英语全国多店停业的新闻,她立即赶到国大GDA中心希望申请退费,因为去年报名时,她是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的,如果韦博停业了,便意味着购买的课程不能上,还得每个月支付分期贷款。

我现在再也不相信这种东西了,现在没有CC在,所以我们也没办法拿到退费申请单,而且如果要填退费单,还要把原合同交给他们。 王薇向记者表示。

另一位学员刘涛向记者回忆称,国大GDA中心早在几个月前,就出现资深外教频繁离职的情况,新进来的外教教学质量不行,学员对外教的教学效果不太满意。

学员们希望在国大GDA中心能等到相关负责人出现,或者找到课程顾问让他们走退费的申请流程,但是等了很长时间,负责人迟迟未出现,中心也只有前台和少数几个工作人员在,而且还有工作人员不断离开,有学员不确定能不能拿回退款,从中心拿走了一些教材打算弥补未来可能出现的 亏损 。

加盟躺枪

10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先后前往厦门的韦博英语和韦博英语。不同于杭州,厦门韦博英语呈现出了另外一番景象,当记者抵达韦博英语时,员工们正在准备万圣节的活动。

厦门韦博英语的多位员工告诉记者,他们没有遇到公司拖欠工资的问题,网上流传的内容有失偏颇。

此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上了韦博英语厦门中心市场总监李杰和韦博英语厦门中心城市校长助理刘俊。针对是否有拖欠员工工资的问题,刘俊向记者表示: 我们每个月准时发放工资,一切是正常的,因为我们是独立法人。我们交加盟费给韦博,用他们的品牌,管理和财务都是独立的,所以不受影响,我们的工资是自己发的,跟他们没关系。

启信宝显示,厦门韦博英语由两家机构运营,分别是厦门市思明区韦博英语培训中心和厦门市湖里区韦博英语培训中心,组织类型皆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主管单位分别是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和厦门市湖里区教育局。

这也意味着,厦门的两家英语培训中心的确是独立法人,作为加盟商的厦门韦博英语纯属 躺枪 。

李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这种负面消息对我们来讲肯定是有影响的,毕竟我们是共用一个品牌。

针对这种影响,厦门韦博英语也在积极应对。刘俊称: 我们开了员工大会,员工有知情权。我们也向主管部门通报了运营情况,接受政府主管部门的督办,上午我们就在湖里区教育局汇报这个事情,他们会派人过来督办,一起来应对这件事。

记者注意到,厦门韦博英语还有学员正在上课。在问及是否有学员要求退还学费时,刘俊表示: 厦门总共近千名学生,但没有要求退学费的,我们也做了预案,准备了一笔资金,如果有学员提出来,我们也会积极处理。

刘俊强调,厦门韦博英语的业务主要是商务英语口语,因此学员大部分是职场人士, 学生也都知道我们是加盟的 。

行业低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厦门韦博英语还有学员正在上课。在被问及是否有学员要求退还学费时,刘俊称: 厦门总共近千名学生,但没有要求退学费的,我们也做了预案,准备了一笔资金,如果有学员提出来,我们也会积极处理。

刘俊进一步表示, 现在贸易业务难做,对我们的受众有非常大的影响,赚不到钱,就不会想去投资学习。

对于北京部分韦博英语关店的情况,刘俊认为,主要是北京有些门店开在了卖场里面,租了几千平方米,一个月的房租高达五六十万元。行业难做了,北京那边可能想换便宜的场地,但是员工方面或许没有安置好,导致了这件事被放大。

记者注意到,安信证券关于美联英语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美联英语线下及线上成人英语培训的排名分别为第一和第二。2017年和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4亿元和0.53亿元。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美联英语净亏损0.42亿元。

作为行业巨头的美联英语都出现了亏损,可想而知,成人英语培训行业的发展有多难。而高成本的获客,本就使得利润率较低,再加上退费,或许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